主页 > www.298005.com > 文章列表

邬君梅靠演 喜剧再红一回

发布日期:2019-05-30 23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说起邬君梅,可能有部分人是不认识她的,她可是国际著名影星,奥斯卡金像奖终身评委。邬君梅的老公也是很有名,是好莱坞著名...

  戴上空气呼吸器,张晓明等三名消防战士顶着滚滚浓烟深入火场。他们先是把瘫痪在床的婆婆从房子中转移到安全区域,随后,张晓明又冲进浓烟滚滚的仓库,在火海中寻找确认是否仍有人员被困。

  此次行动出动警车2台,警力11人,检查各类车辆100余辆次,发放各类宣传材料120余份,查处各类交通违法行为15起,其中酒后驾驶1起。(文 杨皓)

  26日,记者采访了这位徒手拎着火液化气罐的“抱火哥”——来自武汉市消防支队青山中队的张晓明。

  这时,皇甫江武扛起“火罐”就往外跑,跑到十几米开外的空地放下来,用湿抹布将其盖灭。这一幕被市民拍到。

  一向以优雅形象出现的邬君梅在出演《宋家皇朝》和《建国大业》中对国母宋庆龄的诠释让她一度成为“宋庆龄专业户”。然而在《辣妈正传》尝到甜头之后,邬君梅又接了一个轻喜剧。这就是正在无锡拍摄的新电视剧《私房钱》。邬君梅称自己在充满压力和疑问之下接了这部轻喜剧,这部戏充满了即兴表演,希望能借此扩展戏路,发掘自己的喜剧天赋。

  属马的邬君梅今年是本命年,她“马不停蹄”地拍戏,除了正在拍摄的电视剧,接下来将主演伊能静导演的首部电影《我是女王》。

  邬君梅:他们没有私房钱的概念,因为我老公是外国人,在国外两个人结了婚以后账目都是在一起的,交税的时候也很清楚,没有藏私房钱的概念,因为一切都很透明。在我们南方真的是女人藏私房钱的观念,上一代告诉下一代,你结婚之后要藏点私房钱,不像我们在国内这样,可以扣一点零花钱。我和我老公一直是这样的,钱放在一起,谁要用钱就拿。

  邬君梅:那当然是我老公。我不会管钱的,管过一段日子,很失败,所以他就把“军权”给夺走了。我写支票永远不会过脑子,开一张支票就开出去了,经常会开空头支票。每一笔钱怎么花的我也不会记录。我老公是做电影制片人的嘛,他在对钱的管理方面比我强。其实生活中我花钱很少,我不是一个很奢侈的女人,我很好养的。(大笑)

  邬君梅:我本人在家里不强势的,但我也出来拍戏啊,我的职业是演员,所以我也算是个职业女性。这次接这个戏挑战真的很大,我生活当中看到过这样的女人,管家婆个人版,管老公管得很厉害,在外面是职场女性,在家里又很强势,其实她是很操心的,所以她才会很生气老公藏私房钱。她过得很辛苦,但是特别有喜感,充满了生活的色味。

  邬君梅:我是说现在做新人很艰难,压力会很大。现在这个时候和我出道的时候相比的环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我刚出道的时候没有这么大压力。你看我从十几岁开始拍电影,一路过来,拍欧洲艺术片、美国好莱坞大片、动作片、美国电视剧、中国电视剧、中国电影铺的面很广。尽管我拍了很多很成功的电影,但是在国内的影响力,还不如拍一个《辣妈正传》,看的观众很多,很接地气。

  邬君梅:有的时候会,像《辣妈正传》这种戏就跟导演花了很长时间弄剧本。我自己的投入很大,最后放出来的效果特别好。也有剧是我不会去改动的,像《金玉良缘》这种。这部戏之所以好玩就在于其中有很多即兴表演的成分,因为是一部轻喜剧,跟你演对手戏就会有很多你来我往的东西,在现场有很多好笑的表演尝试,出来的效果也是靠两个演员相互碰撞出来的化学作用。

  邬君梅:这部戏给我的发挥空间很大,自己一出来都觉得“我是个母夜叉”。我也要通过这部戏发掘出自己的喜剧天赋,因为一直以来演的都是有点悲的角色,其实我身上是有喜剧色彩的,而且演喜剧的现场状态是开心的。一开始我接这个本子的时候,我就问我经纪人,你觉得我能演这样的(角色)吗?我其实是有压力的。但是演了几天我自己也挺吃惊的,原来我还有这方面的大潜力。

  邬君梅:没有,我不会去指导什么,因为他们还年轻,年轻就是最无抵挡的财富,只要你年轻,那么你做什么都是对的。我们所谓的演技派、实力派,那是要靠岁月一点一点去沉淀出来的。电视剧的创作对演员来说很练肌肉的,电视剧其实比电影难演,需要演员去往里填很多肉进去,你必须每一分钟每一个细胞都在状态里,这是很考验演员演技的。电视剧很能培养一个年轻演员演戏的功力和张力。

  邬君梅:我现在还在拍着电影。这次是伊能静的处女作《我是女王》找到我,我们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,我们彼此看着彼此成长,互相欣赏。她一年前就跟我说好了让我来演,这部片子会让大家刮目相看的,里面还有宋慧乔一起演。我想接拍的电影反而是特别一点的电影,题材方面能够不一样的,所以一般的商业电影我未必会去接。

  邬君梅:我还是会拍,现在也正在接洽。我觉得现在国内的文艺电影会随着大环境的成熟而越来越好。很早前,十几年前我就说中国的文艺电影会越来越好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预言家,但是我知道文艺片在下面的几年里会发出自己的光彩,而且未必都是年轻人的天下。有的年轻人是喜欢看比自己年长一些的人的故事,喜欢看年轻观众也会长大,他们中的一部分也会希望看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,有一些生活指引意义的电影。好时光会慢慢到来。

  16岁演出第一部电影、黄蜀芹导演的《青春万岁》。19岁出演贝托鲁奇导演的《末代皇帝》。21岁赴美留学,后进入好莱坞发展。

  24岁成为美国独立精神奖获得者和奥斯卡终身评委,被美国《人物》杂志评选为“世界最美50人之一”。